养老的老山

我永远喜欢老爷子(1/1)

我嘻嘻嘻嘻,把我骗进坑的cg终于打包带回家

感觉铁面不像是温柔的类型,所以画的凶狠(狰狞)了一点,bug很多懒得改了D

你们黑园丁跟我艾玛·伍兹有什么关系呢

沙雕条儿,私心打个杰佣(。
我也没办法啊,每次双监管排到佣兵我就控制不住跟队友抢人的手(¬_¬`
怕被喷先说下,我没有坑队友,顶多就是把他打倒地的佣兵顺走放掉(并没有说服力

“你不好奇里面装了什么吗?”
梗来自杰克推演
服装乱糊的别在意
以及我觉得线稿比上色好看(¬_¬`

发出保证画不完的声音,是私设的成年版

【武白】武崧的心愿-01

#背景来自上篇
#私设有
#糖刀子>3
#微量月青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  自黯被打败后,各宗京剧猫齐心协力驱散了混沌,猫土恢复了安宁。
    咚锵镇。“这边这边,大家跟好了,别掉队啊!”一只导游模样的猫用力地挥舞着小旗子。
    “接下来带大家去的是四英雄的旧居,听说有人在那里看见过真人,不知道我们有没有这个运气呢……”

     “真热闹。”有人停在小摊子前,伸手拿起与某人颇有几分相似的玩偶仔细察看。她穿着青色的长袍,繁复的暗纹透露出主人身份的不一般。
     摊主是只长相老实的猫,他抬头看了一眼来人,低头继续手上的伙计。“20铜币,不二价。”
      “嗯。”她爽快地付了钱,将娃娃轻轻搂进怀里,向前走的脚步轻快了许多,像是想起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一样。街道上挂着的大红灯笼亮起来了,暖暖的光映照在她的脸上。青衣女子向着与游客相反的方向走着,显得另类而孤单。
       不过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孤单的,有人一直注视着她。
        “明月。”红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她身边。小青有些无奈。“你啊,给我放松点啦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行。”明月冷艳的脸上有几分不近人情。“如果出事了我没法向宗主交代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是是是。”小青拗不过她,无奈扶额。明月偷偷瞄了小青一眼,搂着娃娃明明是孩子气的动作,在她身上却无比自然。
         真好看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师父要是知道他的宝贝徒弟给人当侍卫,大过年的还到处跑,怕是得剥了我的皮”
        红衣女子脚步顿了一下,“不会的。”目光转向自己的爱人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我愿意。
        仿佛理解了对方未说出口的话,小青有些脸红,无意识地踢小石子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嘛。。。”
       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         “今天就先到这里吧,下课。”武崧收起哨棒,一身黑衣显得他身姿挺拔,也不易亲近。他转身拿起桌上的酒壶晃了晃,空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师父,师父,我听爸爸说大英雄武崧跟你是同名耶!你认识他吗?我可喜欢他啦!”一只白色的小猫留了下来,摇着尾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嚯一火判
!”小猫不熟练地挥舞手中的哨棒,险些砸到自己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认识。不知道。”武崧烦躁地晃晃酒壶,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诶。。。。”白色小猫失望地垂下尾巴,想再问些什么,武崧却起身走远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该回去了。”他回过头,白色小猫失落的蹲在原地,像极了某个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是他。武崧叹了口气,离开了武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英雄,只不过是个什么都守不住废物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武崧走在大街上,灯笼红得刺眼。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了,只记得开始是为了能让自己睡着,后来却是为了保持清醒。他偏爱糯米酒,味道很甜,后劲却很大。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班主婆婆!荣光师兄!我们回来啦!”小青推开门,不出所料的,荣光在给婆婆倒茶。听见有人喊他,笑眯眯地转过身来,“回来了呀,你们是最后啦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青四周看了看,“武崧呢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他啊……”荣光的动作顿了一下,“应该去看白糖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干杯,丸子。”武崧坐在地上,举起酒坛。像是与好友在聚餐一般,他笑的很开心,平时冷漠严肃的神情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像是冰原上的植物,终于得到了温暖的阳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又一年了。” 武崧放下酒坛,酒精的味道有些刺鼻。这不是糯米酒的味道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过段时间该更冷了,你喜欢红色的围巾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有人回答。只有风呼呼地刮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咕噜咕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放下空坛子。四周被黑暗笼罩得只剩下微弱的月光,他却不觉得害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他们说时间是最好的药,可是,你看,十年了……我反而记性更好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远处的夜空绽开绚丽的烟火。像是什么信号一般,每家每户的灯笼都亮了起来。风夹着冰渣子吹过,按道理说习武之人身体强健,不该怕冷才对,武崧却觉得自己仿佛掉入冰窟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奇怪啊。”他喃喃自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这辈子都在等你喊我一句‘师兄‘……只可惜,看来是等不到了。”武崧用力揉了揉眼睛,提起空酒坛朝星罗班的方向走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小的衣冠冢面前,摆了一盘鱼丸,一壶果汁,一条叠的整整齐齐的红围巾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面写着“挚友白糖之墓。”



我以为我能写完的orz,只能分两章了,小学生文笔见谅O_o

把线稿画成草稿我应该是独一个了(丢人

等我打上四阶我就去更文和画画!